我与生命的对话

我与生命的对话

(写于读完《被赋能的高效对话》之后)

题记:我们这个有形有相的世界,它的起源是无形无相的世界,也就是老子说的:“道的境界”。在那个合一的境界中,一切是混沌不明的,但它永恒、不可摧毁。“无名,天地之母,也就是天地之始”。在一元的境界中,我将无我,合一、无相、喜悦、平安。

但凡夫俗子都有一具形骸,所以在二元的有形有相世界里求挣扎。断魂桥边的孟婆汤,喝下后,就忘了自己,更谈不上从心欲,我们一边给自己贴标签,一边寻找自我,但是所有我们用来证明自我的东西,都有一个特性:无法合一,且无常,这就是我们内心疾苦的主因。

 

生命:现在,我们都有时间和空间展开很棒的对话,你愿意或者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支持到你?半个小时还是一个小时?

我:我愿意给自己多一点的时间,一个小时吧。可是,你是谁?

生命:你看到了什么呢?

我:一个女人,一个母亲……

生命:还有呢?

我:一个妻子,一个女儿,或者一个疲于应付工作的人。

生命:女人、母亲、妻子、女儿、工作者……我很好奇,你介不介意我这么问?如果我们可以走出二元对立的世界,你又看到了什么吗?

我:我……你要知道这对我很难,走出来太难了。

生命:是的,的确很难。那么今天的一个小时,你想获得什么呢?

我:我的确很想知道我现在的所作所为是不是我的人生?

生命:你想要你的人生?

我:对,我想要我的人生,我想知道你是谁,我又是谁?

生命:如果你愿意的话,我想邀请你一起跟着我进入内心,进入那个知道自己知道的部位,进入最深层的觉知。我要把这个问题念给你听。

我:我会跟着你。

生命:我要你走到那个知道自己知道的部位,如果它在你身上,那么它在你身上哪个部分呢?

我:我想我看到了……它好像是我的心脏,我的直觉告诉我是它。

生命:心脏,听起来很棒,你找到它了,欢迎你的这个部分,想象它会说话,它会告诉你全部的真相。试着和它做一次联结,现在你看到了什么?

我:它在跳动,很有规律地跳动,不停向外在鼓动,是有什么东西要跳出来吗?

生命:对,它在动,似乎有东西要跳出来,现在你有什么样的感受?

我:它不停在跳动,很有劲,非常有力量。

生命:是的,有力量。现在随着你的思绪自然而然地安静下来,回到你的心脏,聆听它们,它们如何回答你的问题呢?你是谁?你的人生要去哪儿?

我:我的思绪现在到处乱飞,听不见它说什么了。

生命:那我们扔掉一些想法,让你的心去考虑一下,你是谁?它充满力量的跳动,意图是什么?

我:给我一点时间,我再感受一下它的跳动。

(停顿片刻)

我:似乎它在给我一些力量,让我做好母亲、妻子、女儿、工作者……但是我又觉得它在挣扎……

生命:噢,这么多的角色,你在挣扎,YY(我的名字),你在哪里?

我:我想跳出来,那个想跳出来的就是我自己,我看不见我自己,但是我确信我很想跳出来。

生命:我可以帮你吗?比如,帮你把窗户打开,或者给你一根绳子之类的……

我:是的,请你把窗户打开。

生命:现在,你愿意看一看窗外吗?你的眼前有很大的空间,或许你能看到无限。我想让你再去问问你的心,我是谁?可以大声地说给自己听。

我:我看不到你说的无限,我还是很挣扎。

生命:好的,让我们来看看是什么阻挡了你看见。

我:我还是搞不清我是谁,我只知道我很挣扎。

生命:当你又产生了新的问题的时候,让我们还是回到知道自己知道的那个部位。你看到了是什么阻挡了它?切断了它的力量?

我:似乎是我的头部,它在指挥我的心脏。

生命:好的,轻轻试着转动一下你的头部。注意到它在阻挡你,问问它:“它阻挡你的正向意图是什么”?

我:它说的是“安全”。它想保证我的“安全”,所以它不让我跳出来。

生命:那就问问你的头部:“假如你用了所有的方法,完全保证了你的安全,那么通过安全保证,你想要的更为重要的是什么?”

我:我想,如果我改变了,我生活中的其它人会不高兴,都是依靠我或者生活中跟我很近的人,对关系有影响,还有……

(停顿片刻)

生命:所以,这个部位想要的关系是?如果这个部位是在支持你拥有你想要的各种关系,那么通过支持你的关系,你的头部想让你拥有更为重要的是什么?

我:它说是“爱”。

生命:感谢你身体的这个部位,是它让你与爱共振。YY,你愿意跟我一起玩个游戏嘛?

我:当然,我觉得你值得我信任。

生命:请你靠近窗口站立,想象着你与爱共振,那个无限是你创造的另一个空间。我邀请你想象自己已经到达了那个空间,因为爱,你完全得到了滋养,你很兴奋。这时发生了一些特别的事情,实际上,奇迹发生了,非常神奇,而你现在就能回答这个问题:你是谁?你的所作所为就是是你的人生。你知道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你,这扇窗户将一直为你打开,帮助你去创造出这个奇迹所有的想法、信念、思维状态,这一切创造了你内在的转化。当你心感受到这一奇迹的时候,请让我知道。

我:好的,我正在努力。

生命:如果你进去了那个空间,请让我知道。

我:嗯,我进来了。

生命:你是怎么知道你进来了?

我:因为我看到我自己了……她……有点像你,这让我觉得很安全。

生命:那么,你现在正在做的是?

我:我感觉我想哭……对不起,我真的哭了……

生命:没关系,给自己一点时间。

我:我终于看到我自己了,当我从心里跳出来的时候,我看到更多爱了。

生命:你怎么确认你有更多的爱了?

我:因为,阳光普照,充满能量。我给最亲近的人们在打电话,他们竟然非常理解我的想法。

生命:你感受到了被理解。

我:是的,我差点觉得自己都没啥想法了,我做的都是我扮演的角色所要求的。

生命:你现在有自己的想法了。

我:我想我知道我所作所为的意义了。

生命:那么你知道你是谁了?

我:我就是我自己。

生命:好,说到时间的话……我们的这次对话,不,这次你和自己的对话,为自己创造了哪些价值?

我:我差一点在追求关系的路上把自己丢了,好在我把自己找回来了。

生命:如果我要嘉许你在这里所做到的,我要怎么说呢?

我:你能给我一个拥抱吗?并且告诉我:“你有勇气一直看见自己”。

 

Ask Me

William Stafford

Some time when the river is ice ask me

mistakes I have made. Ask me whether

what I have done is my life. Others

have come in their slow way into

my thought, and some have tried to help

or to hurt: ask me what difference

their strongest love or hate has made.

I will listen to what you say.

You and I can turn and look

at the silent river and wait. We know

the current is there, hidden; and there

are comings and goings from miles away

that hold the stillness exactly before us.

What the river says, that is what I say.